cirrus

感情の塊

© cirrus

Powered by LOFTER

【柯罗】飞鸟的去向(2)

本次更新约3000字,未完。原作轴德岛后,bug见谅。第一章→(1)

————————————————————

十三年间,世界变化极大。海军总部搬迁了地址,罗西南迪曾经熟悉的队友散落在四方海域支部,战国先生也经历了晋升和退居二线的两次变动,罗西南迪有点可惜自己没能看到他亲任元帅的时候。对罗西南迪来说既是严师也是慈父的那个人,如今脸上多了不少皱纹,头发也已经全白,唯有对仙贝的爱始终如一,每次罗西南迪去和他汇报近况时都会被笑眯眯地递来一袋脆零食。


从德雷斯罗萨归队以后,罗西南迪一边按照军医的指导每日做肌肉训练来找回身体的感觉,一边加紧了解这十多年间的历史以及当前的世界局势。在健壮体格和治愈果实的双重恩惠下,不到一周,他就能在海军训练场与同为中佐的人打成平手,并能稳稳地单手持枪命中50米外的一排靶心,于是罗西南迪开始随船执行一些简单的巡逻任务。在任务期间,他总是贴身携带那个能够接收到罗的通讯的白色电话虫,并特地套上了保护罩,以免自己的冒失行为不小心将它弄坏。电话虫一直安静地沉睡,但罗西南迪并不太在意。他已经猜测到,之后罗和草帽海贼团的同盟要打的是一场硬仗,而即便没有这样的目标,凭罗的性格也不会频繁联络自己,罗西南迪甚至做好了电话虫永远不会响起的心理准备。每晚睡前,罗西南迪把电话虫拿出来放到床头,在昏暗的灯光下侧躺在床上,静静地看它一会。此时此刻,在同一片大海上,那名红心团的海贼船长,是在和船员们讨论航线,还是和同盟商量下一步的行动?又或者像小时候那样,一个人关在房间熬夜看书?罗西南迪忍不住想象着那些场景,但最关键的那名青年的面容总是昏暗而模糊。最后罗西南迪关上灯,和电话虫说一句晚安。


从海军的资料库中,罗西南迪翻阅了红心海贼团的详尽信息。身为医生,却以掠夺心脏闻名,头衔和纹身皆与死亡相缚,即使在两年前那批极恶世代中也是最令人不安的一支。罗的海贼标更是如此,在一圈象征病毒的外钉之中,骷髅标志呈现和唐吉诃德家族海贼团很像、没有斜线的笑脸,恐怕也是一种对多弗的挑衅。罗西南迪还找到了罗至今以来的悬赏令,复印了几份放在书架里,没人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照片上的罗神采飞扬,但那和罗西南迪在德雷斯罗萨废墟中看到的海贼似乎略有不同。罗西南迪不知道这种违和感究竟源自哪里,但唯一确切的事是,他还想看到更多罗的表情,还想知道更多罗的事情。在唐吉诃德家族的两年,他和罗之间总是剑拔弩张,连纸条交流都几近于无,两个人的互动每每伴随着伤害和流血。而出海半年的大部分时间,笨拙的他不知道该怎样和罗沟通,只能在那个孩子哭泣的时候反复告诉他不能放弃,在短暂的平和日常中用寂静果实的能力逗他开心。从罗第一次愿意喊他柯拉先生起,只有短短的三个星期,而罗又迅速病倒,大部分时间在他怀中昏睡,他只能揪心地擦掉男孩脸上的汗水,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巴雷鲁斯海贼团手中的那颗果实。


这些回忆,对于罗来说,是十三年前的遥远过去了,或许已经模糊不清。但对于罗西南迪来说,却是刚发生不久的事情。他像是个与时代脱节的穿越者,情绪停留在某段历史,面对周围崭新的环境只能茫然而奋力地追赶。罗西南迪向来很擅长从末尾一步步向上追赶,最终也一定会与别人并驾齐驱,所以罗就是他唯一的解不开的死结,像心上长出的一根细刺,不痛,但牵扯着每一次的呼吸。


他实在太不了解罗了。罗对他保持警惕也是理所当然。


罗西南迪仔细地研究了罗给他的那张纸片。无论是在手掌上,还是静置在桌面上,它都一动不动地趴着,没有生命的痕迹,更没有什么用特殊方式写下的暗语。纸条只是海贼捉弄人的传话游戏。然而,当罗西南迪发现纸片不见时,他还是懊悔极了。他四处询问队友,上级,又翻遍了自己的房间,甚至怀疑自己哪次把衣服点燃时不慎将纸片烧成了灰烬,好在最后他总算从墙缝里找到了那片白色,也许是某次整理怀中的物品时被带了出来。为了防止再一次弄丢它,罗西南迪回忆着母亲教给他的折法,把纸片叠成一个小小的纸鹤。他一丝不苟地按照记忆中的步骤去做,但手指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笨拙,最终成型的纸鹤相当粗糙,然而拽一拽头尾,翅膀就会轻轻地上下摆动。罗西南迪把它放在了书架上,红心团船长那叠悬赏令的旁边。


一天的巡逻任务如期结束,罗西南迪回到支部吃了简略的晚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先坐到桌子前,花了两个小时把因为任务而拖延几天没写的报告收尾,然后去舒服地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时,他果不其然摔了一跤。罗西南迪返回去冲了冲被弄脏的后背,等他穿上短裤、肩膀上搭着毛巾走回卧室,时间已过午夜零点。就在他坐在床上昏昏欲睡地擦着头发的时候,床头的白色电话虫忽然响了起来。


罗西南迪愣了半秒,然后几乎是扑过去抓起了话筒,胳膊撞倒了床头柜上的水杯。


“罗?是罗吗?”他对着电话虫急切地问道。


“……是我。”电话那边传来了青年低沉的声音。单联电话虫往往用于隐秘行动,所以不会变成对方的样子,罗西南迪却觉得罗一定是身着便服、坐在书桌前给他打来这通电话。


“你那边是什么声音?”罗问道。


“啊,只是水杯摔碎了。”罗西南迪看着地上蔓延开的水渍,决定不去管它,之后再慢慢擦,“罗,你最近还好吗?新闻上获取不到罗的丁点消息,我——”


“我说啊,柯拉先生。”即便是电磁拟真的声音,也能听出青年语气中的无奈,“能不能别那样大声喊我的名字?这边姑且也是被悬赏的海贼。”


“抱,抱歉。”虽然知道对方看不到,罗西南迪还是下意识对着电话虫连连点头致歉,“我现在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里,应该是安全的。不过罗说的对,我们应该定个暗号。我这边就还是用‘小米果’吧,罗的话,我想想……‘花林糖’怎么样?发音蛮可爱的吧?当然也可以换一种罗喜欢的——”


“你在说什么啊?”青年低低地笑了,罗西南迪无意识地停住了话头。他觉得罗的笑声很好听,让他有些着迷。


“暗号就算了,搞得我像海军的内应一样。今天我也不是来闲聊的。”


偶尔闲聊也可以嘛。罗西南迪心里想着,但他没有出声,等待着罗的下文。


“这之后的一周时间,你哪天有空?”


罗西南迪愣了一下,起身抓过书桌上的台历。


“今天算第一天的话,第五天到第七天都是普通的支部内值班,我可以申请休假。”


“好。伟大航路,德雷斯罗萨以东有个著名的环状珊瑚岛,你也知道的吧?第六天,下午4点,岛心湖旁的白色贝壳码头。我会等10分钟。”


罗西南迪咬着笔帽,潦草地在台历上记录下罗说的时间和地点,一边心脏剧烈跳动。提出让对方收下电话虫时,他只想着能够时不时听到罗的声音就好,没有想到罗竟然会直接约他出来见面。


“没问题,我一定会准时抵达。”他保证道,“但罗那边的航路没问题吗?”


电话虫那边安静了几秒。


“你在打探我的方位吗?”罗语气平淡地询问。


“不是。”总被强调身份的对立,罗西南迪有些气闷,在罗面前他时常忘记自己是一名海军,但他内心深处也希望对方能抛开海军、海贼这些标签放松地和他对话,“我只是不想打扰到你的计划。”


“我这边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所以才会联系你。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能不能请到假吧。”青年揶揄地说,“早睡,‘小米果’先生。记得收拾好你的杯子。”


罗西南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虫就挂断了。他又盯着白色电话虫紧闭的眼睛看了一会,才悻悻地挂上了话筒。


按照罗的话,他乖乖地清理了杯子的残片,擦掉水痕,然后把灯关上,躺倒在床上。明天还有巡航任务,早上4点就要起来,为了保证白天一整天的注意力,现在他最好立刻入睡。


然而罗西南迪瞪了一会黑暗中的天花板,又爬起来打开灯,坐到书桌前。他摸了摸书架上的纸鹤,点上烟,抽出德雷斯罗萨附近的海域图铺在桌面上,又展开一本航路指南,找寻前往珊瑚岛的合适班轮。


——小米果先生。


罗一本正经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罗西南迪放下钢笔,揉了揉太阳穴。


他倒是想早睡。但……


怎么可能睡得着啊!

————————————————————

大仙贝(おかき)小米果(あられ)花林糖(かりんとう)就是吉祥的一家(……?)

这一章的时间大概是从佐乌到和之国的期间。船长跑出去约会了!

下一章

评论(9)
热度(172)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2022-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