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rus

感情の塊

© cirrus

Powered by LOFTER

【柯罗】飞鸟的去向(1)

约3000字,未完。原作轴德岛后,bug见谅。

————————————————————

德雷斯罗萨。漫长的战役已经结束,无论是国民、海军、海贼还是咚塔塔族都做了充足的休整。失散的亲朋好友喊着彼此的名字相拥,伤员被安顿在床铺上接受蒲公英的馈赠,虽然在钢铁鸟笼的切割下,爱与情热之城风格梦幻的建筑已经变成残破的砖块,但生命的力量正在每一处缝隙勃发生机,人与物都在等待着重生。


终于,战鼓鸣响。海军与海贼的冲突一触即发,蕾贝卡公主被草帽小子劫掠,人群惊慌叫嚷。


而在将这些喧闹全部隔绝的一处废墟之中,两个身影相对而立。


“看你的样子,好像不太吃惊啊。”长身的海军中佐披着白色大衣,肩上的穗带和金发一同被风扬起。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对面的海贼没有回答他,只是抛出语气淡漠的反问。海贼头戴厚鸭舌斑点帽,肩上扛着十字刀鞘,耳朵上分别坠着两只金色耳环,胸前绷带之上火焰纹身一直蔓延到肩膀。这副形象和罗西南迪记忆中男孩的样子相去甚远,然而那双金瞳即使在帽檐的阴影下也清晰可辨,让他一瞬间就想到小时候的他。


“几个小时以前。”罗西南迪摊开一只手,耐心地说,“这都要感谢蔓雪莉公主。不仅能从假死状态苏醒,十三年来的沉睡给身体造成的负担也一扫而空,我不需要做几个月的肌肉复健训练也能凭自己的力量站在这里。不过,战斗还是有点勉强。”说到最后,他指了指自己腰间别着的手枪。


“果然是治愈果实的力量吗。”罗低下头,自言自语一般地说,“也是,一旦得知小人族能力的存在,战国一定会想试着用在你身上。”


罗西南迪试探性地向前走了一步,海贼立刻仰头看着他,眼神灼热而尖锐,罗西南迪分辨不出里面有几分警惕,有几分怀疑。米尼翁岛的雪夜,罗西南迪将自己的死亡安排圆满,然而在德雷斯罗萨的雨后晴天,他的再度苏醒却过于突然,短时间内大脑接受大量讯息让一向擅长整理情报的海军中佐也感到头昏脑涨,更别说还在和战国先生对话时他就被浅蓝色的光膜罩住,倏地传送到这里——反叛海贼特拉法尔加·罗的身边。


他专注地看着对方。虽然身高抽长了不少,面容也已经大变样,但几米之遥的青年,确确实实是他曾经用自己的命救下的孩子。那个身患绝症的小鬼真的从绝境中活了下来,花费十三年的时间步步为营,两年前跻身超新星,随后坐上七武海的位置,最终掀翻了多弗和唐吉诃德家族背后的黑暗,成为救下德雷斯罗萨国民的幕后英雄。


“罗,你已经是海贼了啊。”他喃喃地说。


“啊啊,没错。”罗的金眸注视着他,嘴角挂上若有若无的笑容。“现在我们可是不共戴天的敌人,柯拉先生。”


听到这个熟悉的称谓,罗西南迪的内心轻盈地跳动了几下。他不再戴红心兜帽,脸上也没有小丑妆纹,身上的海军制服更是强调了“罗西南迪中佐”的身份,但罗的这一句,把他带回很多年以前——虽然对他来说仅仅是半年以前——他作为红心干部擅自绑架了罗,两个人一起坐船出海的时候。那时,恐怕在罗的眼中,“柯拉松”也是不共戴天的敌人,不仅平日里将他虐打得遍体鳞伤,还逼迫他直面世界的恶意,在他的心上划下一道道深伤。


“‘Joker’——多弗失势以后,北海势必会出现动荡,我已经决定继续为海军效力,好保护这片海域的平民。”罗西南迪试图再靠近青年一些,但海贼迅速向后退了一步,把刀从扛在肩膀上改为虚握在手中。“我知道,罗讨厌海军——”


“是啊,非常讨厌。”罗微笑着抬起左手,做出了应战的手势,“柯拉先生明明走路还不太稳,却要试着逮捕我吗?”


“……我今天只是想和罗说说话。”罗西南迪垂下肩膀,止住了脚步。他仍然不知道该怎样对待眼前这名青年。即便驾驶潜水艇的死亡外科医生名声在外,即便抢夺心脏换得七武海名牌的故事已经成为伟大航路吓唬小孩的传说,罗西南迪依然弄不清楚,如今的特拉法尔加·罗究竟是怎样一个人。那个孩子为自己治疗铂铅病时,是不是受了很多的苦?十三年来从北海航行到新世界,他都经历了什么?好不容易从唐吉诃德家族脱身的他,又是怎样把目标定在德雷斯罗萨,将矛头对准了多弗?


以及这场虽有同盟相伴却仍然孤注一掷的战斗。


罗西南迪的目光移到海贼缠满绷带的右臂上。他已经听说,在王宫之上,罗一个人迎战多弗和托雷波尔,被丝锯砍下了一条手臂。幸好有雷欧和蔓雪莉公主的帮助,看起来已经成功接上,能够自主活动。然而只是想象了一下当时的场景,罗西南迪的心上就掠过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如果说十三年前那封没有递出去的情报文书将那个孩子锁在了德雷斯罗萨,那么尘埃落定的现在,他应该能自由地去航行了吧。


“我没想过会见到你。”海贼低声说,“本来我想找的人是战国。那时,每次打电话,你都漫不经心地直接喊出对方的名字。”


“是我大意了,没想到罗会记下来。”罗西南迪有些不好意思地挠着鼻尖,“抱歉,一路上罗问过好几次我的身份,我却一直在说谎。”


“道歉的话以前就说过了吧。”罗打断了他,金眸闪着冷色的光,“现在这样就很好。柯拉先生留在海军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会继续按自己的计划出航。未来也许会在海上遇见,也许不会。不过提前说一句,如果碰到柯拉先生率领的海军舰队,我不会手下留情。”


看着青年脸上高傲的表情,罗西南迪忍不住笑了。


“当然。只不过,经过这些年,罗都成为七武海了,我却一直躺在床上,现在还只是中佐。”说着,他抬起手,清脆地打了一个响指,“但我已经想好了几种能力的开发方向,不会再让罗说它没用。”


“柯拉先生还是那么笨,我已经不是七武海了。”海贼定定地望着他,又轻声说,“我也没有觉得你的能力没用。”


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很低,几乎揉进风声,罗西南迪不确定自己听到的是真实还是幻觉。他愣了一下,刚想说些什么,周围忽然出现了不祥的响动。


“怎么?!”


两个人同时抬头,看到了周围大片岩石腾空而起。


“看来谈话就到这里了。”海贼一手拿着刀鞘,一手握出手势,圆形空间迅速舒展,眼看就要传送离开。


“等一下!”罗西南迪急忙向前跨了一步,不料脚底踩上一块起飞的石头。随时随地犯冒失病的海军中佐第不知道多少次仰面朝天摔倒,后脑勺咣地撞在地上散落的砖角上,他眼前顿时冒出一圈金色小鸟。担心罗借着这个空档离开,罗西南迪忍着痛翻身跳起来,看到海贼正一脚踏在岩石上,侧身看着他。罗西南迪扯开衣襟,从怀中掏出一个很小的红色电话虫,放在掌心,向罗的方向递过去。


“这个可以联系到我。”罗西南迪从兜里拿出另一只同式样的白色电话虫,一边展示给罗看,一边有些紧张地说,“是一对的单联电话虫,只能从红色打给白色。不需要号码,旋转转盘就可以拨通。如果我刚好不在,电话虫会睁开一只眼睛提示,我看到后会打回去——也只有这种情况能打回去。”


看到海贼沉默地望着他,罗西南迪又补充道:“里面没有窃听装置,也没有追踪器。好不容易能和罗重新相遇,我只是想保持——”


啪地一声,罗西南迪手掌中的电话虫骤然消失,变成了一张纯白的纸片。


“我收下了。”海贼向他晃了晃手中的红色电话虫,把它揣进外衣侧兜。罗西南迪的视线移到手中被换位过来的纸片上,上面没有写字。他心中像彩虹气泡一样冒出一个猜想。


“罗,这是,你的……生命卡?”在激动之中,他的问话变得结结巴巴。


“只是普通白纸。”金眼的海贼淡淡一笑。看到罗西南迪面露失望,青年脸上更是一副计划得逞的得意表情。“我怎么可能把生命卡交给海军?虽然有不会输的自信,但要是被你抓住同盟的那几个笨蛋,我也会很头疼的。而柯拉先生继续当海军中佐,大约也不需要用纸条传话了,那张纸就留作纪念吧。”


地盘剧烈摇荡,更多的碎石在藤虎的能力作用下向空中升去。罗转过身,Room的圆罩迅速向外扩张。罗西南迪握住纸片,满肚子想说的话组织不成语言,只能呆呆地望着青年瘦削的身影。在屠宰场发动的前一秒,他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


“罗。谢谢你。”


为了罗信任他而收下红色电话虫,更为了罗为德雷斯罗萨做的一切。


海贼的身形一顿,微微侧过头,但在罗西南迪看清创口贴下的表情之前,青年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罗西南迪又在原地站了一会,不去理会周围逆雨般的石块。刚才那一瞬间,海贼的衣摆摇动,他似乎隐约看到藏在外套帽子之下黄色的字母。


corazón。红心。柯拉松。


应该不会吧。


罗西南迪苦笑了一下,把罗给他的纸片折好揣进怀里,转身向海军驻地奔去。

————————————————————

根据罗说的那句「今すぐコラさんを蘇らせてくれ」(现在立刻让柯拉先生苏醒过来),假如罗在德岛战后遇到的不是战国而是苏醒的柯。

鉴于罗的热烈告白好像只有路飞、多弗和托雷波尔听到,战后罗没有战国的开导,绷带还把胸前的红心纹身挡住了……

会是……非常别扭的……柯罗!

可愛くない?かわいいでしょ!


罗【虽然现在柯拉先生醒了,但是多弗朗明哥没去舔全国国民的屁股,所以我不会为他做不老手术】

多弗【你就是想到了这种可能才加上后面那个条件的吧】

柯【如果多弗真的做到了,罗打算兑现承诺的吗?真是个诚实守信的孩子!】

下一章

评论(13)
热度(238)
  1.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2022-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