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rus

感情の塊

© cirrus

Powered by LOFTER

【柯罗】飞鸟的去向(3)

本次更新约5000字,未完。原作轴德岛后,bug见谅。第一章→(1)上一章→(2)

————————————————————

“可以。就这样一直向和之国的方向行进。”罗点了点头,把手中的计划书还给了佩金,将斑点帽戴在头上,向大厅门侧走去。


“了解,船长!”夏其把双手高举过头顶,指尖相对画出一个圆圈,又放下来,一边探查着罗的脸色一边说,“不过,真的不用让极地潜水号在海底慢速巡航一段时间吗?这附近应该不会遇到什么人,很安全的。”


“不能再额外耽误时间。我也会很快追上你们。”红心船长的口气不容置疑。他已经把鬼哭扛在肩上,准备随时出发。


“好不容易才在佐乌汇合,结果又要分开吗……”白熊从后面用力抱住了罗,青年看起来就像陷进一座橘黄色的熊型沙发,“这样的日子真让人提心吊胆。我不会多说什么的,但是,一定不要做危险的事情啊,船长。”


“我知道。”罗伸手拍了拍白熊的脸,语气柔和了些许,“回头见,贝波。”


Room空间展开,贝波怀中一空,一颗小石子落在地上,红心海贼团向来以大局为重、极偶尔会触发小小任性的船长已经踏上极地潜水号暂时靠泊的岛屿。克里奥涅看了看伍尼,对方耸了耸肩,两个人一起走了出去,准备进行下潜的前期工作。


“那家伙还真喜欢单独行动啊。”期间限定旅客索隆打了个呵欠,让自己在沙发上靠得更舒服一些,“而且每次都神秘兮兮的。”


“就是啊!”佩金冲索隆大大地点头,“在出发去庞克哈萨德岛以前,几乎什么都没对我们说!连和草帽团结成同盟的事,我们也是看新闻才知道!”


“船长一直都是这样。”夏其也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倒,“刚出海的时候他就一个人跑出去和挑衅我们的海贼船打架,全身是伤地回来,轻描淡写地说把对面都大卸八块了,结果话还没说完就晕倒在甲板上,把我们都吓坏了。”


“我呢,虽然加入的比较晚,”一角抱起胳膊说,“也有几次值班时看到船长夜里出去、早上回来,大衣上渗着血,一个人走进手术室。真是的!都受伤了,也不懂稍微依靠下船员。”


“就是啊就是啊!”


看到各位劳心劳力的红心团员情绪如此激动,一滴汗珠从索隆头上冒了出来,潜水艇里没有铁可以举,他考虑干脆回自己的房间睡觉,那样还清静一些。另一名期间限定旅客锦卫门则远离话题中心,站在大厅门侧的镜子前摸着下巴。


“罗殿下在传送之前,在这里站了一会啊。”


“我家船长很注意仪表的。”佩金说,“每次出发前都要确认帽子有没有戴歪,衣物是否整洁,鬼哭的下绪有没有打理好。”


“这么一说,刚才是不是比平常多看了几秒?”夏其歪过头问。


“是因为被贝波缠住了。”佩金有理有据地分析。


“才不是我的错,”白熊抗议道,“我看到船长已经移开了视线才去抱他的!”


“那么,果然还是多了5秒左右!”


“没有那么长,2秒吧?”


“4秒!”


而数百米以外已经搭上渔船的罗,自然不知道自己在镜子前走神的那一会功夫,成为了自家船员们的辩论议题。






与罗电话后的那个清晨,罗西南迪戴着一副被死亡外科医生赠与的黑眼圈向支部大佐提交了休假的申请。在双手递上请假表时他心里直打鼓,却被对方评价说最近太努力了,作为重返一线的伤员,应该过得更悠闲一些。年长的大佐还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欲速则不达,年轻人过早地透支自己的潜力,以后要吃大苦头。知道对方不是因为战国先生的关系才特地关照自己,罗西南迪十分感激。只是现在,身体和心理都还停留在26岁,让他无论如何都感到焦躁。


在确认了无数遍日期、时间和怀表的走时之后,期盼已久的休假终于来临。罗西南迪选择了一件宽松鲜艳的便服,揣好电话虫和纸鹤准备出发。在离开支部时,他忽然想到,也许罗就是考虑到了自己往返的路程,才把日期定在他空闲时间正中的第六天。在十三年前——对罗西南迪来说是几周以前——北海寻医的旅途上,他为了尽快找到能救命的医院,一有空就研究周围海域分布的岛屿,而罗渐渐地也会钻到他的大衣底下一起看海图,和他讨论天气和路线,好几次弥补了他无心犯下的马虎。罗西南迪知道,潜水艇虽然有着天生优势,不像普通船只那样要穿越无常的暴风雨,但深海航路其实更加险峻。罗的航海士一定很优秀,不过罗自身规划航路的能力也让罗西南迪足够放心。


前往珊瑚岛的海路风和日丽,甲板旁边大片飞鱼随船而行,然而罗西南迪完全没有观光的心思。在罗第一次打给他以后,罗西南迪养成了动不动就拿出电话虫看一看的恼人习惯。电话虫的颜色让他想到罗的白色帽子,也让他想起已经消失殆尽的铂铅斑痕。那个被无数医生抗拒的绝症真的治好了,罗西南迪每次想到这一点,都会由衷地感到高兴。


由于担心冒失而过度谨慎,又由于过度谨慎造成的反弹,当罗西南迪乘坐的班轮抵达环状珊瑚岛时,还在第六天的上午。等他踏上白色贝壳码头的栈桥,时间也才刚刚过中午12点。他在码头附近绕了一圈,没有看到斑点帽青年的身影,便在巨大白色扇贝标志下一处视野良好的走廊坐着,吃掉身上带着的用来果腹的饼干,点上一根烟,准备安心等罗到达。午后阳光温暖,罗西南迪遥望着碧蓝色的湖水和波光中闪动的金点,几天以来因为睡不踏实而积攒的困意在他的眼皮挂上无形的砝码。他的大脑在某种保护机制下竖起了“罗西南迪,别在关键时刻犯马虎!”的战国先生声线的警笛,然而冒失海军中佐在接收到警笛的声音之前就沉沉地睡着了。


几个小时以后,他猛地惊醒。发现自己无意识间睡了过去,罗西南迪的心脏差点停跳。他一下蹦起三丈高,差点摔在地上,再手忙脚乱地掏出怀表,看到上面时刻指着下午3:45,才松了一口气。嘴里的香烟掉在地砖上,早已熄灭,他用双手搓着眼睛,把刚才梦里出现的蓝色蛤蜊盖浇饭的影像揉掉。就在这时,罗西南迪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声音。


“小姐,和我们一起玩玩吧?”


“请让开,我……我要回家了。”女孩的声音十分微弱。


“别这么冷淡嘛。很有趣哦,你马上就会享受其中的。”


三个小混混围绕着一个瘦弱的长发女孩,正把女孩逼进小巷。罗西南迪皱起眉头,向着那边大步走过去。


“让她走。”他走进小巷,挡在女孩身前,用自己的身体隔开了危险的三人组。


“啊啊?你是什么人啊?”


混混的小头领上前一步,对他目露凶光。左右的两个人虽然没有出声,不经意地晃荡着向他靠近,形成一个逐渐缩小的包围圈。这些人看起来像是当地游手好闲的青年,身材颇为高大,虽然不及罗西南迪的个头,但每个人都有健硕的臂膀,左手边最壮的那个有他两倍宽。


“路过的游客。没听到她说她要回家吗?还是说你们听不懂人话?”罗西南迪冷笑着说,一边警惕着周围两个人的举动。由于不想给罗造成威胁,他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全要依靠他这几周来重温的体术训练。


“一个游客罢了,还想主持正义?看来得好好教训一下你,让你知道以后别多管闲事!”


头领话音刚落,左右两人已经扑上。罗西南迪早有所准备,他向侧后方斜插一步,手肘狠狠挤进壮汉的胸腔,同时一脚把另一个人踢飞。未料及这名瘦高的金发青年竟然有反抗能力,两人被直接打中要害,一个在地上翻滚着呕吐咳嗽,另一个则是头狠狠撞在墙上,呻吟着捂住后脑。领头的混混眼中闪出一瞬的惊讶和怒火,随后抢步上前,想要越过罗西南迪直接抓住身后发抖的女孩。罗西南迪急忙调整身形挡住他的去路,也第一次暴露出了破绽。头领脸上掠过一抹得意,捏紧的拳头直冲他的脸而来,罗西南迪躲闪不及,只能尽力偏头卸掉力道,然而还是相当结实地吃了这一拳,混混手上戴着的指虎割破了他的左脸。


罗西南迪偏头吐掉口中的血沫,准备发起下一回合的进攻,然而一刹那,大片蓝色降临在小巷空间。头领的身体忽然怪异地浮到空中,然后像被火箭推着一样向后猛地飞去,直到撞上小巷尽头的砖墙,软绵绵地滑落到地上。与此同时,罗西南迪身边闪电般地穿过一道身影。


黑衣青年把长刀扔在一边,跨坐在头领身上,抡圆了手臂,拳头砸在头领的脸上,一下,然后又是一下。罗西南迪花费了一秒时间理解当前情况,随后立刻冲上去抱住青年的腰,奋力将他向后拖去。


“罗!住手!他已经昏过去了!”


罗西南迪弯着腰,从后用力环住青年的胸口,生怕一松手罗就会像豹子一样继续往已经不省人事的混混身上扑。海贼喘着粗气,听到罗西南迪的声音后,肩膀剧烈起伏着,缓缓垂下了手臂。


“柯拉先生,稍微放开我一些。”


青年似乎已经平静下来,语气如冰。发觉自己还死死搂着对方,罗西南迪慌忙松开了手。罗在他怀中迅速转过身来,仰头看向他,举起双手,手指轻柔地触碰着他的脸。


“让我看一下。”


“我……没事的。”嘴上这么说,罗西南迪吃痛地眯起左边眼睛,被打中的地方正在热胀地痛,估计已经浮现出淤痕,“只是一点擦伤。”


“怎么没事?都出血了。”罗绷着脸查看他的伤势,“我没带医药包,但刚才路上有看到药店,一会我去买纱布。”


“不用啦,真的没关系。这点伤,还不如……”


罗西南迪想说这点伤还不如平日训练时被队友揍得狠,但他被别的事情转移了注意力。在青年蹙紧的细眉之下,那双金色眸子像两潭深山湖水将他头朝下吸进。自德岛废墟以后,他还是第一次距离罗这么近。罗西南迪眨了眨眼睛,费力地把自己从充满魔力的金色中拔出,然而他已经不由自主地把双手搭在青年的肩膀,将腰弯得更低,目不转睛地看着海贼的脸。他的目光在青年五官游走,观察对方脸上的每一处细节,从挺直的鼻梁,到鬓边下颚的胡须。这张陌生的脸上令他莫名感到熟悉的神情也好,金眸中散射的奇妙温度也好,都像在说,刚才青年殴打混混的过分行为,不是出于海贼的残暴天性,而是……


而是什么?


像是因为罗西南迪怪异的沉默而不安,青年收回替他诊疗的双手,压下帽檐,向后退了一步。


“你在一个劲地看什么啊。”


罗西南迪这才回过神来。罗低下头之后,从头顶看去,斑点帽就像罗西南迪胸前长出的一个蘑菇,和他把12岁的罗抱在怀里的时候一模一样。


“没什么。”他莫名地觉得开心,于是笑嘻嘻地冲着蘑菇说,“只是在想,罗真的长大了啊。”


青年没有回答,手指又压了一下帽檐。


“也变帅了。”罗西南迪补充道,“然而黑眼圈怎么更严重了?我还以为治好铂铅病就会好。”


“少说废话。”青年的语气硬邦邦的,把刀扛在肩膀上,转身向巷口走去。罗西南迪双手插兜,点起一根香烟,脚步轻盈地跟在他身边。两名被罗西南迪打倒的喽啰还在地上扭动,而长发女孩的身影已经不见。也许在她眼中,使用怪异能力让人飞来飞去、上手就把对方揍成猪头的陌生男人,比来搭讪的混混还要可怕一百倍。


“晚上想吃什么?”离开小巷以后,罗忽然说。他头偏都没偏,就像在问正前方的鬼魂一样。


“罗今天待到什么时候?”罗西南迪反问他。


“大约午夜12点。”


“灰姑娘啊。”罗西南迪咧开嘴笑,烟雾的形状被他的气息少许打乱,“啊,照这样说来,我是仙女教母吗?”


“……”


“想吃南瓜派了。”最终,罗西南迪给出了决定性的方针。“但现在还不太饿,罗应该也是吧。在日落以前,一起围着湖走一走吧?这里风景很美。”


“我倒是无所谓。”罗的刀鞘在肩膀上敲了两下,“不过我认为,柯拉先生不太适合散步——”


海贼口吐的厄运预言光速实现,海军中佐一脚踏空,不过他并没有迎来熟悉的后背撞击地面的痛感。一个蓝色光球瞬间罩住了他,让他像浮泳的海獭一样飘在空中。罗西南迪的身体缓缓旋转了90度,重新恢复竖直状态,然后安稳地落在地上。罗的左手举在胸前伸着一根手指,帽檐下露出一只眼睛,炫耀般地向上看着他。


“真是好用的能力。”罗西南迪夸赞道。


“当然。”青年的语调小小上扬。


“费了千辛万苦拿到它也是值了。”想到总算把手术果实塞进罗嘴里时的如释重负感,罗西南迪不禁有些感慨。


“千辛万苦……”罗自言自语般地说,“我还没有听柯拉先生说过是怎么抢到的手术果实。”


“嗯?那接下来我就给罗好好讲一讲,我一人挑战整个海贼团的光荣战纪吧。”


“中了那么多枪,也算光荣吗?”


“呃呃……!那个……是有原因的!!听我说嘛。”


太阳距离坠落还有一段时间。湖光山影之中,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就这样说笑着,在白色浅滩上留下两串步幅相异的脚印。

————————————————————

两个直球人,哪里别扭了啊!(还是有点别扭的)

糟糕,完全和我想写的东西不一样了。

下一章

评论(13)
热度(146)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2022-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