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rus

感情の塊

© cirrus

Powered by LOFTER

【柯罗】住在隔壁的医生(4)

约6k字,未完。年龄差逆转。第一章→(1)

————————————————————

金秋十月的凉意除了染黄了小镇路旁的樟树树冠,还让唐吉诃德家院子里的几棵苹果树结出丰硕的果实,沉甸甸地挂满了枝头。从前每到秋天,兄弟两个都会交替着爬上树干摘苹果,但今年多弗的个子已经蹿得比罗西南迪高出一头,用手就能够到枝叶,于是两个人分工合作,多弗负责低处的果实,罗西南迪则爬到树顶上,把滚圆艳红的苹果丢进藤筐里,有被霜打坏的、被虫咬过的就扔到地上,让它们化为肥沃的泥土,孕育第二年的丰收。很快,筐里的苹果堆得冒尖,父亲就算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搬不动。


午饭后甜点的位置被苹果派当仁不让地占据。罗西南迪吃完自己的那份以后,感觉肚皮撑得厉害,他摊开手脚靠在沙发上,天花板的花纹在阳光中一会变成动物,一会组成人的五官。就在他快要睡着时,母亲笑盈盈地端着盘子走了过来,锡纸托里是两只新鲜冒着热气的苹果派。


“罗西,我想送一些苹果和苹果派给特拉法尔加医生。”她说,“我的头疼,你的伤,还有上次那些纱布,他帮了我们好多事。你替我给医生送过去,好不好?”


罗西南迪登时睡意全无。他跳下沙发,接过托盘,看到母亲还用心地在两只苹果派的表面上用果酱分别画了红心和十字的图案。罗西南迪暂时把托盘放在餐桌上,跑到厨房,从墙角的果筐里挑出十几个最漂亮可口的苹果,在篮子里铺了两层,再把盛着苹果派的托盘摞在它们上面。


“妈妈,我可能会在医生家逗留一会。”罗西南迪不忘寻求母亲的同意,“我喜欢和医生聊天,而且今天是周日,他应该不需要为病人看病。”


“别打扰到人家就好。”母亲回答。


出门以前,罗西南迪把他这段时间攒下的零钱装在一个干净的布袋里,偷偷塞在了托盘底下。数目距离二十美元还很远,不过他觉得分期付款也不错。罗西南迪已经发现,医生不喜欢拖泥带水的场面。如果当面把钱递给他,一定会被冷硬地拒绝,但用这种方式还钱,医生看到布袋,也不会多说什么。


他提着篮子走出后门,迎面吹来一阵秋风,卷着落叶拍在他的脸上。罗西南迪一只手护着苹果派,稳稳地走过月季丛和铁栅栏之间的小路,按响了特拉法尔加·罗后院的门铃。令他意外的是,过了很久,也没有人来应门。也许他来的不凑巧,医生这会不在家。


罗西南迪犹豫着。他可以把篮子留在这里,但他不知道医生回来时会走哪一道门。没有盖布,苹果派也会被风和灰尘弄脏。手工做的派最好当天吃掉,或许他可以等到晚餐时间再来一趟。


就在罗西南迪想要转身离开时,门咔哒一声打开了。医生穿着鹅黄色的衬衫和浅蓝色的牛仔裤,眼睛向下望着他。


罗西南迪喜笑颜开。


“下午好,医生!”他举起篮子,“这是我妈妈做的苹果派,还有一些我家苹果树结的苹果。”


“谢谢。”


医生简单地说了一句,接过篮子,手已经扶上门边,身体向内调转,像是并没有邀请罗西南迪进来的意图。罗西南迪感到有些失望,不过也许医生在周末也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而能把东西安全送到,他就已经满足了。然而这时,他忽然看到医生的身形仿佛有些不稳。在罗西南迪静下心来思考原因之前,他的手就先一步伸出去,攥住了医生的手腕。


男人转过头来。


“你在发烧。”罗西南迪说。他手心里传来不正常的温度。


“没有大碍,躺一会就好。”男人说,“我是医生,所以很清楚自己身体的状况。”


“但是你家没有人来照顾你。这不是会传染给人的那种感冒,对吗?不然你会甩开我。我可以进去陪你一会吗?”罗西南迪的语速很快,他已经察觉医生神态疲惫,讲话声也比平常要低哑。秋风还在无所不往地自由吹拂着,不能让医生穿着单衣在这里站太久。


男人的眼睛里又浮现了打量的神色。


“你也不懂怎么照顾人吧。”


“事实上,在这方面我很有经验。”罗西南迪说,“搬到镇上以后,我照看过父亲,母亲,哥哥。在学校,我也帮可雅小姐——我们的校医——看护过突然倒下的同学。”


医生叹着气,转过肩膀,慢慢向内走去,似乎没有力气再和他争辩。罗西南迪把门关好,小跑几步追上医生,从他手中拿回沉重的篮子,自己搬运到客厅的桌子上,再跟着医生走进卧室。这里像其他房间一样四处都是简单的白色,没有挂画或壁纸。床边就是一整排落地书柜,厚度不一的书脊从地板一直列到天花板,十分壮观,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书名使用罗西南迪看不懂的文字。但罗西南迪被床上胡乱堆着的睡衣吸引了视线。他意识到自己按响门铃时,医生正在床上休息,特地换了身衣服迎接自己,感到一阵强烈的愧疚。


“医生,你先躺下。我去洗几个苹果。”罗西南迪说着,回到客厅里,从篮子里精挑细选过的苹果中又捡出三个最最讨人喜欢的,捧到厨房的水槽前,在水流下反复冲洗,连苹果蒂附近也用指肚仔细摩擦,直到果实变得晶莹剔透。他不会削苹果,所以只能这样拿给医生,台面上的不锈钢架子支着几枚干净的盘子,罗西南迪借了一个。因为心情焦急,他洗苹果也毛手毛脚的,在地面上溅了不少水,所以罗西南迪端着盘子走向卧室时格外小心,以防摔倒。他感觉病人应该不会想吃油腻的食物,不过还是顺手拿了一个锡纸托,放在苹果的旁边。


医生已经换好睡衣,正坐在床边喝水,看到罗西南迪进来,就把两条腿搁在了床上躺下。罗西南迪把苹果放在床头柜上,盘子旁边还有两盒药瓶,一个冰袋,一个体温计,一小块毛巾,两个杯子,一个很大的烧水壶,从透明刻度可以看到里面大约还有三分之二的热水。不愧是医生,准备齐全,好像确实没有什么他可以做的。于是罗西南迪拉过一把椅子在床边坐下,然后把手掌插到医生短短的额发底下,估摸着那里的温度。


“很烫,需要吃药。”他评判道。


“我吃过了。药效发挥作用需要一会时间。”


罗西南迪又拿起冰袋。


“我不想敷冰袋。”男人又说,“它让我头疼。”


医生的语气简直像个小孩子。罗西南迪还是把冰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


“疼了就告诉我,我帮你揉一揉。”


男人又叹了口气,闭上了嘴。罗西南迪把杯子里的水加满,又拉上薄被,让它牢牢盖住医生的肩膀。他知道吃过药以后过不久就会出汗,到时候需要用温水擦拭,所以暂时没有动那条毛巾。在他做这些事的时候,医生的眼睛一直盯着天花板看。


“医生,你可以睡一会。我就待在这里。”


“我睡了一上午。现在睡不着了。”


医生平常说话声不大,但罗西南迪能感到他现在的声音流露出一种病人特有的虚弱。讲话也会消耗精力,所以罗西南迪安静地坐在床边,不再提问或者与医生对话。他的两只手叠在一起,轻轻覆盖住被子下面医生的手所在的位置。


“那是我的髋。”过了一会,男人忍耐不住地说,“确切来讲,是髂前上棘。摸那里不会让人感觉舒适。”


“哇!!”罗西南迪猛地举起双手,“我又冒失了!”


他感到万分尴尬。但当罗西南迪看到男人脸上的神情时,一切自身的情绪都飞离出去,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特拉法尔加·罗身上,宛如被强力磁铁吸引的箭矢。男人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唇,甚至鬓角和下巴的胡须,每一个部位都散发着温柔的笑意,罗西南迪半张开嘴,不由自主地看得出神。他第一次看到医生露出这样的表情,在被深深震撼的同时,身体里也凶猛窜出一道暖流席卷四肢,让罗西南迪感到浑身乏力。他仿佛变成了一颗在太阳底下融化的水果硬糖。


“罗西南迪。”医生忽然唤他的名字,声音软得离奇。


“是,先生。”他条件反射地坐直了身体。


“给我讲些有趣的事吧。”


推销是罗西南迪最不擅长的事之一,他还有其他诸多不擅长的事项,比方说,讲故事。但从身边的一件件小事说起,他讲得眉飞色舞,甚至随手拿起医生的水杯,用本来倒给病人的温水润喉。他说到上学时自己的裤子破了一个大洞却全然不知,每次摔跤都露出半边屁股,同学们哄堂大笑他却不解其意,直到被老师拿着针线盒拉到一边,在裤子上打上一片玫瑰补丁。他说到同学把自家养的猫一样大的长毛兔带到学校,每个人都去抱一抱,只有在他抱的时候,那只温顺的动物哆嗦了一下,尿了他一身。他说到暑假他一个人在客厅打战棋游戏时意外打破了多弗的纪录,但多弗一直以那个极短的通关时间为傲,他不想让哥哥不开心,就偷偷地删掉了存档——能在游戏上小小地赢过多弗也让罗西南迪感到非常自豪,一直没有人可以讲,他快要憋死了。自己周围的事讲得差不多了,他就讲从书上看来的故事,从星座编织的神话,到坠落凡尘的诸神,再到历史上最惊心动魄的几场海战。在他讲话时,男人几乎不说话,但那双金眸始终宁静地望着他。不知何时,罗西南迪的手钻进了被子里,真正地握住了医生的手。


等罗西南迪再度恢复意识,四周一片暗色。刚才还在眼前的雏菊花田消失得无影无踪,但花朵的淡香仍然围绕着鼻尖,他完全不明白自己身处何处。罗西南迪挣扎着坐起身来,看到旁边顶天立地的书柜,才渐渐拼上回忆的拼图。


他一定是在讲故事时睡着了。医生把他抱到床上,让他睡到现在。


医生在哪里?


罗西南迪掀开被子。两只运动鞋摆在床边正对着他,罗西南迪把它们穿好。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光线,他看到那三个苹果仍然蹲在床头柜的盘子上,但是苹果派不见了。分辨出墙壁上长方形的金色切线,罗西南迪走过去,把卧室门拉开。食物的香气和大片光明一起涌了进来,他不由得举起胳膊挡在眼前,模糊地看到一个人影正在靠近自己。


“你来得刚好。”医生说,“我做了晚饭,正想去叫你。”


“医生,你的身体——”


“三个小时以前就退烧了。我洗过澡以后,给你家打了个电话,说你睡着了,可能会在这里吃晚饭。你母亲说不用太早叫醒你。”


男人脚步轻快,看起来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罗西南迪悬在嗓子眼的心也重回原位。医生的客厅兼具餐厅的功能,洗过手之后,罗西南迪跟着男人绕过沙发,向另一侧的餐桌走去。


“时间已经很晚了,吃过饭以后,我送你回家。”


医生一边说,一边示意罗西南迪坐下。餐桌上摆着几个盘子,已经提前分成了两人份。在自己的位置上,罗西南迪看到了三块撒着香芹碎的煎鸡肉,一些玉米片,一大盘蔬菜沙拉,一碗浓白色的即食鱼汤,当然还有一杯梅子汽水以及唐吉诃德家的苹果派。看到他迟迟不坐,男人也像木棒一样戳在桌子对面。


“营养应该是均衡的,但我不太会做饭,平时都买半成品。”医生的语气有些慌乱,“果然我该点披萨的?”


听了他这话,罗西南迪立刻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我超级、超级讨厌披萨。”他拉开椅子坐下,把餐巾铺在碟子下方,“我只是非常惊讶。这些都是我很爱吃的东西……我还以为会看到面包。除了披萨以外,我也不太能吃面包。姑妈说我是个口味怪异的小孩。”


“我也不喜欢面包。”男人表情放松了许多,坐在罗西南迪对面。随着脑袋变得清醒,罗西南迪的肚子也饿得厉害,等两个人做过祷告,他就抓起叉子,把一大块鸡肉送进自己嘴里。味道非常可口。


“你刚搬来这里时,我妈妈烤了面包,希望你不要介意。”罗西南迪咽下嚼碎的菜叶,说,“她本来计划做一些杯子糖霜蛋糕,但是担心医生会认为太甜的东西有害健康,才改成了面包。”


“那些面包我吃掉了。”男人用刀叉的样子很优雅,罗西南迪情不自禁地想要去模仿,“切成小块放在汤里,吃起来还可以。”


“你也会这样做吗?”终于找到了与自己有共鸣的人,罗西南迪高兴地说,“我在不得不吃面包的场合,就会用它泡汤。泡软以后,面包就不会那么干了。”


罗西南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盘子里堆积的大量食物转眼间就被他吃了个精光。医生分给自己的配额比他还少一些,此时也放下了刀叉,用纸巾擦着下巴。罗西南迪注意到医生的水杯里装着是普通的白水。


“你和我的口味很像。”他说,“但你不喜欢酸味。”


“尤其是酸梅。”


“这个汽水尝起来和青梅、酸梅很不同,你应该试一下。”


桌上没有铺桌布,罗西南迪像酒保一样把盛有半杯梅子汽水的杯子嗖地滑到桌子对面。对方以同样的方式把饮料返还给他。


“别想,”男人用郑重的口吻说,“让我吃任何与梅子有关的东西。”






两个人从诊所正门走出来时,罗西南迪发现繁星挂满了夜空,缎带似的银河清晰可见。仙后座的五颗主星组成明亮的序号第23的字母,永久地向北极星张望。他光顾着仰头看星星,脚下没留神绊了一下,医生托住他的手臂,帮他稳住身体。罗西南迪很想就那样回握住对方的手,然后牵着医生一路走回家。但他也不小了,不好意思做出像小孩子一样的举动,而且此前在床边,他也已经将它握了很久。所以当手掌间医生有些粗糙的手被换成秋夜凉爽的空气,罗西南迪没有感到太遗憾。他走在医生身边,轻轻甩着挂在手肘上的篮子,鼻子哼起军乐队小号的旋律。


眨眼间,罗西南迪就站在了自家大门前。医生在一旁与他的父母寒暄,于是他去询问多弗家里晚上吃了什么,对方说因为罗西南迪不在,所以大家愉快地分享了他最讨厌的披萨,让他不要嫉妒,罗西南迪窃笑个不停。又过了几分钟,医生准备回去了。母亲一向身体孱弱,父亲今天干了不少体力活,罗西南迪推着他们往里走,自己把医生送到院门口。多弗陪着他。


与医生最后道过别,罗西南迪冲着对方的后背挥手时,一直站在他身边没说话的多弗突然冷不丁地开口。


“显然,你记得。”


男人转过头来。


“记得什么?”


罗西南迪也想问同样的问题。但是无论对他,还是对特拉法尔加·罗,多弗都没有作答。


“这次,你也想把罗西从‘我的家族’中带走吗?”他懒懒地说。


罗西南迪一头雾水,但他本能地感到多弗话中藏着锐刺,就像是无数道鲁莽扎进喉咙里的鱼骨。


“哥哥,特拉法尔加医生不是坏人。”他紧张地拽了一下多弗的袖子。


对于他的辩解,多弗连头也没偏,墨镜下的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而被他质问的人也已经完全转过身,与兄弟俩正对面。医生的金眼在暗夜之中闪烁个不停,他周身的氛围突然变了,透出一股不稳的危险气息,与几小时前躺在床上温柔笑着的时候判若两人。罗西南迪感到医生和多弗,他最亲近的两个人之间似乎展开了一座看不见的墙壁,把他狠狠撞到一边。


“你呢?你又想怎样?”医生反问道。


“我没有义务告诉别人我的选择,当然了,也从没指望过你会老实告诉我。”他的哥哥的语气奇妙地同时混合着兴致和讽刺,“不过,有一句话我可以与你分享。做什么事,就承担什么后果。”


“那就是你的结论。”男人沉默了片刻,平淡地描述道。


“欢迎借鉴。”


医生再度转过身,然后走远了。罗西南迪和多弗并肩眺望着他的背影。


“你和他有什么过节?”罗西南迪问道。


“别误会,我挺喜欢他的。”多弗轻笑了几声,伸出食指,指向医生的后背。“罗西,你看那里。你能感觉到什么?”


罗西南迪沿着多弗的手指望去,他看到衬衫随着医生的步伐变化着皱褶的形状。罗西南迪有驼背的毛病,所以他觉得医生的后背很宽,很直。但他知道这不是多弗需要的答案。医生走得很快,没过多久,鹅黄色融进夜色,衬在背景的星幕中,好像一块坠落地面的月亮。


“我不确定。”罗西南迪没自信地说,“我觉得他有些孤独。他总是一个人。”


“对,他一个人。”多弗拍了拍他的肩膀,“外面冷,回家吧,罗西。”

————————————————————

A○3收到留言说因为没什么人在写Coralaw所以用翻译器看我写的。虽然前提有些悲伤但还是感到非常高兴。

感谢!!所有人的阅览!!!(情绪高)

评论(14)
热度(151)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2023-01-02